f2d富二代短视频豆奶视频

.630shu.co,最快更新总裁大人超给力最新章节!

他说起与裴欧那次争夺婚礼日期的事,态度坦荡,反倒让媒体没有任何八卦的空间。

在场人都热烈鼓起掌来!“但我与裴欧依然相互赏识,并没有因为那次的事而有所芥蒂!”慕斯城又笑着跟大家声明这一件事,伸着手展了一下宾客席说,“尽管如今他与他的妻子度蜜月并没有回来

赶上我的婚礼,但我不介意,我也在他的婚礼上送上了我的祝福,当然,等裴欧跟他的妻子回到S城,也许我和相思也去度蜜月了!”

除了掌声,现场更多的是笑声了!“另一半人可能疑惑就疑惑在,当时裴欧他们婚礼选用的是游轮婚礼,为什么我的婚礼也定在了游轮上吧?”慕斯城又提起另一些人心存的疑惑,他看了眼旁边站着的新娘

聂相思,深情地表示,“是这样,我们选用游轮婚礼与裴欧他们并没有什么联系,因为这个婚礼形式我早就决定了,在我决定与相思结婚的时候。”

他拉起聂相思的手,聂相思微笑看着他。“因为游轮对我来说,另有一番的意义。”慕斯城说道,“所以不管别人选择游轮婚礼的想法是什么,但对我来说,游轮之上,我真正结束了我人生中的前两段感情,所以我

一定要在游轮上再次举行婚礼,作为我幸福的延续,我慕斯城另一段爱情的开始,而这段爱情,将陪伴我到永远,再也不会改变!”

座位席中,安夏儿与其他宾客一样鼓着掌,一边倾脸过去对陆白说,“说的该不会是我们在罗赌王的游轮上那次吧?”

“八成是。”

陆白薄唇动了动,嘴角也含着一丝淡淡笑意。

对慕斯城来说,那次是他两段感情的彻底结束,但对他陆白来说,那是他取得妻子安夏儿心的一次胜利啊!安夏儿想了一下,点头,“唔嗯……像,我记得当时因为和慕斯城在游轮上一场豪赌,将他那座Angel殿堂赢过来了,虽然那座别墅现在我们已经还给他们了,但我当时

我的天哪 F罩杯女孩

,是真的很感动啊!”

陆白挑了挑眉峰,“为赢一座别墅感动?那我再去跟人赌一次赢一幢回来。”

“不是啊,别乱来。”安夏儿摇摇头,“不懂的。”

他们房子已经住不完了,帝晟城堡那边都没空过去住住,估记只有留给他们的孩子了。

陆白笑而不语。“不过,当时也确实因为陆白与他的赌注中赢了他,所以他才与安琪儿解决了婚约。”安夏儿想起当年的事,颇为唏嘘感概,“如今看来,倒是帮了他了,帮他早一日离

开了安琪儿,不然,慕斯城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看清安琪儿的真面目。”

“那是他与那个女人的事,我没兴趣。”陆白道,“但我清楚,当时他连输三盘给我之后,明白了已经是他抢不回去的人,这对我才是重要的。”

安夏儿回头看着陆白谈及至今都自豪的脸色,不由想笑,她这个老公在商界,在公司,无论取得多大的成就都未曾见过他这般沾沾自喜过。

唯独在对于自己的事情上面,他从来都不掩饰骄傲与喜悦。

也许对这个大总裁来说,商界有再大的成就,也不及取得妻子一次真心的笑容!安夏儿缓缓地笑了笑,收回目光继续看向台上,“也许吧,也许是在那一次罗赌王的游轮上他与安琪儿解决了婚约,也清楚了我与他是回不去了。如他所说,那是他与前两

段感情的截断点,那游轮对于慕斯城来说,确实是他前两段感情的结束地方,也是他这一段爱情以及婚姻的开始之地。”

而此时在宾客席的倒数第二排,一双怨毒的目光正盯着安夏儿的后背……

安琪儿看着如今她与安夏儿之间的距离,想到她们连坐位都差得这么远了,她手指就不由地握紧,程握紧,如今她去到何处,仿佛都能感受到周围人对于她的轻蔑!即使别人不一定有轻蔑她的意思,纯粹是因为她安琪儿是在场宾客中地位比较低的所以位置才被慕家安排得比较靠后,但在敏感之极的安琪儿看来,却是别人轻视她的意

思。

此时,客席第一排,慕家主人位置上。佣人祥妈因为要照顾慕老夫人的原因,也被安排了一个挨着慕老夫人的位置,祥妈暗暗回头望了一眼安琪儿那边,耳聪目明的祥妈瞧见安琪儿那副脸色便跟慕老夫人说,“

老夫人,把安家的那位安排在倒数第二会不会不好?虽然那个女人是过激了些,但好歹是小少爷的母亲,别人会不会说闲话?说我们不给绵少爷母亲面子之类的话?”

慕老夫人和慕董事长、慕夫人一样,正笑容脸满地看着婚礼台上,慕斯城和聂相思正在讲话,而慕绵和其他几个花童正站在边边,穿着礼服像小绅士一样美好。“什么给不给面子,慕家若是将她安排到前面来坐,只怕她又要捣乱生事。”慕老夫人说道,“将她安排坐在后面,万一她想生什么事端,也有两个保安在她身后不远处,

程盯着她,我交待过万一她有什么动静马上将她带出去。”

“这样?”祥妈瞪了瞪眼睛,“那如果那对安大小姐出手,安家那边会不会不高兴啊。”

好歹是绵少爷外公外婆家啊!

“他们安家的女儿若是识趣,不捣乱,不破坏婚礼,我自然也会给他们安家面。”慕老夫人果断地说道,“但若是她安琪儿不识趣,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祥妈听着,这才重重点头,认同了,“也对!”

一切以婚礼顺利进行为重!

面子是相互给的,她安琪儿若是识趣,慕家也会给她一分薄面!

反之,那什么下场都她是自找的!慕老夫人方才虽然说着狠话,但脸上的慈谒笑容却一刻也不曾停过,她又回头对坐在自己左侧的另一个老太太聂相思的姥姥说,“我说相思姥姥啊,看斯城跟相思多般配啊,无论气质、相貌,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呀!”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