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他appios在线观看

“这次能破那吐蕃妖术,太白天师当居首功。”

而明皇在见到李白落座后,笑盈盈地开口道,情绪丝毫没有受到在场气氛的影响。

“陛下言重了,这次我能破那吐蕃妖术,一来是因为那两名妖童在诸位前辈围剿之下实力大损,二来则多亏了曲觞尊者当夜在一旁协助,不然光凭我这点修为,根本没法伤到他。”

李白淡淡笑道。

他的情商还没低到把所有功劳全揽在自己身上——哪怕这次主要功劳的确是他。

“太白天师何必自谦,当夜之事,老朽可都看在眼里。”

一旁的曲觞苦笑道。

“说起当夜之事,老夫倒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太白天师。”

这时沉默了许久的刀圣忽然将话题接了过去。

“来了。”

听到这里,李白嘴角不禁微微扬起,他早就料到这次特意召见自己不会是什么好事。

“刀圣老前辈有何疑问,但问无妨。”

悠闲自在漂亮宅女mm的周末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脸上李白还是表现得不动声色。

“听说太白天师你习得了丹书符?”

刀圣没有客气,直接开门见山。

“是。”

李白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他没办法隐瞒,当然也没必要隐瞒。

而他能这么干脆地回应,在场众人也是吃了一惊,一时间场上议论纷纷。

“有些事情,你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

一旁的剑神这时悄悄向李白传音。

“谢谢剑神老爷子,不过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李白心头一暖,略带感激地传音回道。

剑神闻言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再次陷入冥想状态。

“太白先生,那夜击退双手妖童的那道丹书符,能否拿出来给老朽一观?”

这时坐在李白旁边的一名老者神色忽然略显激动道。

“这位是龙虎山长青尊者,那日我向公主府借符,便是为了请尊者帮忙查看。”

老者话才说完,邻桌的贺知章马上向李白介绍道。

“晚辈见过长青尊者。”

李白朝长青尊者拱了拱手。

他自然明白,贺知章这番话的用意,其实主要是想告诉他,眼前这个人是友非敌。

“什么晚辈不晚辈的,先生那一百零八道丹书符,可真是让老朽打开眼界。”

长青尊者一脸惶恐地连连摆手。

“据说这丹书符,内蕴浩然之气,鬼神辟易,诸邪不侵,如果可以寡人也想见识见识。”

这时明皇也开口了。

“陛下言重了,一幅字画而已。”

李白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幅丹书剑意符拿了出来。

“这道符那夜在对付双生妖童时已经耗尽其中神韵,诸位可放心查看。”

他站起来展开画轴。

霎时间,“剑吞山海”四字,携着一股令人心生敬畏的磅礴气象,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在场众人除了明皇,都是一等一的修士,因而纵使这幅字画之上的浩然之气与神韵早已消散,也依旧能够从那幅字墨迹的裂痕之上,感受到那股旁观浩然之气与山海剑意汹涌而出时的景象。

哪怕是剑神与刀圣,在感受到这股意象之后? 眼皮都不由得跳了跳。

其实在见到这幅丹书符之前? 在场所有人中除了曲觞尊者外? 对于李白能够破掉吐蕃双手妖童的术法这件事都是存疑的,更有甚者觉得李白可能是用了某些见不得光的邪修手段,就像刀圣旁边那名紫袍道人。

而李白旁边的长青尊者,在看到这道丹书剑意贴之后? 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般愣在了当场。

“李……太白是吗?”

愣了片刻后? 他忽然看着李白,喃喃开口问道。

“是。”

李白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

“你今年几岁?”

他接着问道。

“十八。”

李白道。

“十八……十八……”

长青尊者一边这么念叨着? 一边眸光闪烁地重新坐下。

相比于在场的其他修士,他想得要更加长远,所以比起眼前这道丹书符? 更加令他感到兴奋的? 还是眼前这名不到二十岁,便能书写出这等级别丹书符的青年。

“有这幅丹书符在,众卿对于太白天师这个首功,应当都没什么意见吧?”

这时明皇又是爽朗一笑。

他虽然不懂修行? 但却看得懂在场众人的反应。

在李白来到书房之前? 在场众人争论得最激烈的,便是那夜击退吐蕃双生妖童之人,究竟是不是李白。

“这道丹书符的确没问题? 可问题是,我们如何确认,这丹书符就是他写的?”

这时那紫袍老者又冷哼了一声。

“这是嵩阳门的掌门龙阳尊者。”

李白正疑惑这一直针对自己的老头究竟是谁时,一旁的剑神再次向他传音。

“嵩阳门?那不是蔷薇跟元叔以前所在的那个门派吗?难怪一路针对我。”

李白一边不动声色地冲剑神点了点头,一边将目光看向那紫袍道人,“前辈想要我怎么证明?”

“自然是当场书写一幅。”

紫袍道人冷哼一声。

“龙老头,你当丹书符是普通符箓吗?说写就写?”

这时长青尊者忽然冷哼了一声。

“那你还有什么别的方法,证明那吐蕃妖童是为他所伤吗?”

紫袍道人针锋相对道。

“两位前辈。”

眼见两人要吵起来,李白这是忽然笑了笑道:

“我对这击伤吐蕃妖童的名分一点也不感兴趣。”

说到这里时他又将目光看向了明皇,然后接着道:

“若陛下是为此事烦恼,那大可不必。”

“你可想好了?”

明皇饶有兴致地笑望着李白。

“这可是一件足令你跟你的族人飞黄腾达的功劳。”

他接着道。

“想好了。”

李白神情平和但却没有丝毫犹豫地点了点头。

这看似只是放弃这一次的封赏,实则是当着明皇的面,切断了他与庙堂之间的联系。

这个回答,也令在场其余人心头一震,他们没想到李白拒绝得如此果断。

明皇闻言,目光之中明显闪过一丝失望。

其实即便到了今日,他还是没放弃将李白留在自己身边,培养成下一个剑神刀圣的念头。

“别说的那般冠冕堂皇,你不过是拿不出证明的手段罢了!”

紫袍道人这时又是一脸讥讽道。

李白闻言笑了笑,然后看向那紫袍道人道:

“再过几个月便是天师会了,龙阳尊者若是想要证明,到时候可以让你嵩阳门的弟子亲自来跟我要。”

“好大的口气!”龙阳尊者嗤笑一声,然后仰头不屑道:“不过是凑巧写了两道丹书符,你还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天师会上可是不准用丹书符的!”

李白没有继续跟那紫袍道人纠缠,然后转头看向明皇道:

“陛下,若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我准备回青莲乡闭关准备几个月之后的天师会了。”

明皇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道:

“你去吧。”

李白闻言躬身拜谢,然后又一一与剑神还有长青尊者他们拜别。

“李太白。”

就在李白转身准备离开时,明皇忽然把他叫住。

“陛下还有何事?”

李白疑惑地问道。

“你觉得朕治下的大唐如何?”

明皇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明皇的这个问题,让李白想到了李白曾写过的一首诗,于是面带微笑地吟诵道: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说完他再次朝众人拱了拱手,而后转身离去。

“哈哈哈!~”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这不正是我如今的大唐吗?”

李白才一出书房,明皇忽然放声大笑。

其余几人这时也是若有所思微微颔首。

“陛下,我还有些事情要请教太白先生,想先行告退。”

这时长青尊者也忽然向明皇请辞。

“去吧,去吧,你们有事的,都回去吧。”

明皇因为李白那首诗忽然心情大好。

于是片刻间,这书房之中,便只剩下明皇跟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剑神了。

“裴老,我越来越喜欢这小子了。”

明皇直接坐到了裴剑神的旁边,就像是个小弟子般,一边说着还一边给剑神倒了杯茶。

“但陛下你已经给不了他想要的了。”

裴剑神叹了口气。

“就凭他那道丹书符,这世上便已没有多少能与之交换之物,所以陛下你这次其实是占了他的便宜。”

他接着道。

“那海外仙府,对你们修士,当真如此有吸引力吗?”

明皇好奇地问。

“陛下可能无法理解,我们修士看见了道就在前方,但却无法前进寸步的不甘,这种不甘心与无力的痛苦,无论得到再大权势再多财富都无法弥补。”

剑神喃喃道。

“裴老,这几百年,苦了你了。”

听到这一句,明皇忽然一脸愧疚地看向剑神。

“不。”裴剑神摇了摇头,“于我而言,守着这大唐盛世,便是我的道。”然后又目光灼灼地看向一旁的明皇,“陛下,请不要让我失望。”

“放心吧裴老,”

明皇闻言咧嘴一笑。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这时他又低声吟诵了一边李白之前的那首诗作,然后一脸笑着道:“能写出这首诗作,说明这李太白是真的喜欢我大唐,所以他即便去到了海外仙府,我想他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家乡。”

“陛下英明。”裴剑神嘴角扬起,“若李太白当真夺下山海令去到海外仙府,于我大唐而言,将会是一桩天大机缘。”

“裴老难道你……”

明皇闻言双目圆睁,一脸惊诧地看向一旁的裴剑神。

“五十年寿元而已。”

裴剑神云淡风轻道。

明皇闻言起身恭恭敬敬地向裴剑神躬身一拜。

“哪怕耗费了五十年寿元,看到的也仅此而已,或许不过是一段幻象,陛下你也莫要太过放在心上。”

裴剑神苦笑。

“这一拜只是为裴老你而已。”

明皇一脸认真道。

“无论这李白是否是我大唐的一桩大机缘,只要他能在天师会中展露头角,朕将倾尽所有助他夺取山海令,不光是他,今后大唐子民,凡有此宏愿者,朕都将倾力相助!”

“不为其他,只想叫天下人知晓,我大唐子民,可翻山,可跨海,可飞天,可遁地,是全天下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之民!”

他接着一脸严肃道。

听了这话,裴剑神忽然起身,然后一脸郑重,恭恭敬敬地向明皇施了一礼,“老朽代大唐百姓,谢过陛下!”

“裴老这是做甚?”

明皇赶紧将裴老扶起。

“陛下。”

裴剑神摆了摆手,然后满脸喜悦道:

“陛下若真能做到这一步,我大唐便算是真正从俗世之国,变成了修士之国。”

……

青莲乡,素水园。

李白卧房。

李白已经许久没有回这房间好好睡一觉了。

所以他准备将一些必要的东西收拾收拾,今晚就在这房里好好睡一觉,然后明天正式进入无垢城秘境闭关修习,直到天师会才会出来。

“这幅画……”

在整理东西的时候,李白的目光落到了墙上那幅画上。

这幅画正是那最后一幅封山图,也是进入画魂秘境得入口。

“一起带过去吧,别到时候又出什么问题。”

李白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伸手去摘下那幅画。

“啪!~”

不过还没等他的手碰到那幅画,房间的窗户却是被一阵风给吹落开来,皎白的月光从窗户之中射了进来,正好落在了那幅封山图上。

“还以为是腊肉呢。”

望着那空荡荡的窗口,李白心中忽然有些空落落的,以前腊肉每次进自己房间都是这样撞开自己的窗户。

“呼呼……”

而正当李白准备去关上那窗户时,一阵狂风忽然迎面朝他吹来,随即他便一脸愕然地发现,这风居然是从这封山图内传来的。

那封山图中原本画中静止的树木,此刻正疯狂地随风摇曳着,而树下那名女子也正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对了,今天是十五,画魂秘境开启的日子。”

李白心中恍然,不过马上他又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道:

“不对啊,我上次从画魂秘境之中出来后,就算是十五这画也不会有反应了啊!”

“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xiazaitxt

Tagged